今日  网站首页  今日上党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踱处

  ■作者:松泉■朗读:王子婕
  萧瑟的长冬逐渐褪去凌冽的气势,似一位脾气暴躁的老人,慢慢变得心平气和,看着时间的齿轮缓缓在自己的身体上扎出衰老的印记,直至消弭……虽然有时不是那么的甘心,还时不时吹点冷气(北方初春常有寒潮,俗称“倒春寒”),但时间是最公正的审判者,也是最严厉的执行者,不论有多少未了的心愿,或是有多不甘,它总是会推着你向前,直至消亡。冬,也不例外……
  春来了,不同于冬的冷冽,她明亮又温暖,毫不吝啬自己的光与热,把大地晒得暖烘烘的。既然春这么慷慨,大地又怎么会小气呢?
  于是河流融化了,淙淙泠泠,唱着歌奔向远方。或许有人要问:“它要奔到哪儿去?”也许,它只是很高兴,被束缚了那么久,一旦重获自由,还不得可着劲儿地奔跑吗?向前不一定非得有目的,或许,它喜欢奔跑的感觉,仅此而已。
  于是小草也绿了,看,这里有个小家伙来得好早啊,不仅叶子绿了,还开出了黄灿灿的花。“你好,春!你好,大地!你们好,朋友们!”蒲公英向周遭问好,明亮的声音在大地各处响起,“你好,蒲公英,好久不见!”朋友们纷纷打着招呼,问好声此起彼伏,这样热闹的景象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于是树木也抽条了。嫩黄的小芽儿冒出了头,睁着眼睛张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对,世界对于它们来说的确是很新奇的呀!去年秋天,泛黄的叶子不得不从它们栖居已久的树枝上辞别,属于叶子的生命就此结束。今年春天,新的叶子重新发芽、变绿,它们将来也会长大、还会变黄、最终从树枝上飘落。它们有着相似的命运,却是不同的个体,或许它们有着同样的灵魂,但却有着不同的记忆,这是属于叶子的前世今生。
  山响应春的号召,慢慢伸展自己的身躯,渐渐地也变了样。北方的山就像画布,时间就如同一位善于着墨挥毫的画家,春天在时间这位画家的眼中如同一位百变女郎:初春时节,山上的雪开始融化,雪水渗透到土里,浸润涵养着埋藏在土里的种子。于是,雪融了,土黑了,山也变色了。埋藏在土里的种子也开始悄悄发芽、蠢蠢欲动了。初春的大山是不动声色的,它把生命之囊都埋在土里,等待着破土而出的最佳时机;仲春时节,春的气息更浓了。山上的雪彻底融化,土壤也变得软软的、暖暖的,埋藏在土里的种子终于寻到最佳时机,仿佛商量好似的在一夜之间破土而出,大山仿似披上了一件嫩绿的羊毛披肩,绿茸茸的,很美;仲春时节,春浪仿佛掀起了高潮一般,绿得更加醇厚,大山也把嫩绿羊毛披肩换成了翠绿色的披风大氅,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点绿光,大山变成了绿色的星星的海洋,真是美不胜收!
  春如同一位优雅的女子,闲庭信步、袅袅而行,顾盼回眸间,已是一片生机盎然……
分享到: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今日黎都 近期报纸查看 更多>>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春踱处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4 版:文化】
«上一版 下一版»
《今日上党》数字报-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主办
关键字:今日上党数字报|今日上党电子报|上党区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