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网站首页  今日上党  帮助    
  文章搜索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子又到一年想你时
稿件来源:宋江鹏

  

  大约是在六年前的那个秋天,我与两位同学相约去安徽游玩。那次,我们首先参观的是独秀苑,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陈独秀先生的陵园。
  那个黄昏,我们围绕着独秀先生的坟墓走了好几圈。夕阳西下,陵园里人迹寥寥。
  正是在那个宁静的陵园里,那位对党史有着浓厚兴趣的同学向我侃侃而谈。
  可是,我却突然地就想到了你。你也是安徽人啊,我来到这里,距离你的故乡那么近。那一刻,我是多么想去你的坟头看看!
  可是,我不敢说出自己的念想。
  跑了这么远,就是来看一个诗人的坟墓吗?我怕朋友们笑话,所以,我把这个念想悄悄干掉了。
  陈独秀先生是个政治家,但首先是个文人是个思想家。五四运动的发起,他的作用功不可没。他所主编的《新青年》,给黑暗的旧中国带来了怎样的光亮与温暖?!
  我这样想着时,就想到了你的诗,你的诗歌里的革命的力量。我想,海子也算得文革之后的新青年吧。他的血液里其实也流淌着革命者的血。他的身上也有狂躁的东西存在着。
  海子,其实是个可怕的孩子。
  他是个生活在异想世界中的孩子,一个相信童话真的会存在、美好真的会实现的孩子。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只有两个字:相信。
  他练气功,他读梭罗,他去西藏,他与荷尔德林、波德莱尔、尼采、维特根斯坦对话,……他的胸怀里始终装着叶赛宁、梵高与韩波。他就是他的时代的杰出产物!
  就像他的老乡陈独秀先生一样,他们总是喜欢站在为民族争取思想解放与不息进取的最前沿!
  从1918年到1978年,60年一个轮回,中国再次经历了国门打开、知识分子贪婪地学习世界各国知识与文化的春天。压抑了太久的民族,总是会爆发出势不可挡的疯狂。
  “打倒孔家店”、“砸烂一个旧世界,迎接一个新世界”,口号就是这样产生的。
  同样,也正是对外来文化、外来文明绝对的毫不动摇的“崇拜”甚至是“迷信”的时刻,我们的“伟人”从此诞生了。
  同样,海子的出现,海子的追求,海子的成长,甚至包括他的自杀,全都可以归结为那个时代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的产物。
  ……
  海子的内心世界是极其丰富、深沉的,也是极其忧郁与悲伤的,虽然他在人世只活了二十五个年头,但他却要把人类几千年的苦难与古往今来的一切追求全要背负在自己身上。
  这是一个多么狂妄的念想啊,可是也唯有那样一个时代,才能成就他这样一个狂人的出现!
  海子活在人类的童年,但却拥有未来人的野心,他想当诗歌超人,可是,那个诗歌至上的时代,有哪一位诗人不是把诗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想当诗歌超人的何止海子一人?
  太多的人与他有着相似的心路历程,太多的人像他一样最终打碎了梦想。或许,这也正是那么多人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纪念你,哭你想你念叨你,读你的诗歌的原因吧!
  作为最后一位最纯粹的浪漫主义诗人,作为最后一位最纯粹的理想主义诗人,你通过自杀,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也通过你的自杀,激醒了许多人、吓怕了许多人。
  从你死掉的那一天起,中国出现了成千上万的伪诗人,他们蝇营狗苟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大气磅礴的话一句也不敢说。
  于是,从此之后,你就成为他们永远念想的、只可仰望而不敢攀登的高峰。

  在那次安徽省的游玩中,我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呀!由于不能到你的坟头看一眼你,这也成为那次游历最大的遗憾!
  即使在第二天,我们去黄梅寺游玩时,我的心里却还全部想念的是你。以至于到了如今,竟然忘记了游历黄梅寺时,究竟都看到了一些什么!
  安徽可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虽然没有能去你的故乡转一转,但是能够来到黄梅寺,来到六祖慧能大师学佛悟道的地方转一转,还是给了我意外的惊喜,也可以说是上天给予我的天大的补偿吧!
  记得若干年前,我读到了《六祖坛经》。我震惊于其中的善知识。而且奇怪于一本佛学经典怎么可以这样引人入胜?慧能大师学佛悟道的许多故事怎么那样似曾听闻?莫非《西游记》里孙悟空跟随师父学佛悟道之初的许多故事,原型真身就是六祖慧能大师?
  在古今中国,即使没有全部读过《六祖坛经》的人,大概也听说过这样四句偈语: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正是这样四句话,慧能这个原本只是在黄梅寺里终日砍柴舂米的小和尚,被五祖禅宗惊为菩萨下凡,在半夜三更为他秘传衣钵,指定他为禅宗六祖。虽然未能到得你的坟头,却意外地来到六祖慧能悟道之地,我的心里最感激的还是上天!
  阿弥陀佛!距离那次游历已经六年了,在这短暂的六年中,我经历了人生的多少悲欢!2016年的那个春天,我独自一人去了五台山,回来之后,我将佛教十三经全部购买回来,想利用余生全部将其钻研。虽然这一夙愿至今未能实现,但是放在我案头的几本不同翻译版本的《六祖坛经》还是带给我无量的智慧与无边的善!
  今夜,在想你的时刻,我翻开了最早阅读过的那本 《坛经》。在那本书的127页,我看到了我当年读它时的一句感言:
  “能净即上帝,平直即安拉。”
  这句话也许是一己的粗浅之言。但是它能使我想起你,想起你对死生的观念,同时,也让我在六祖慧能与耶稣之间产生了一个比对。
  你一定还记得你写的最后一首诗吧?《春天,十个海子》。你在诗中写到:
  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个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的沉睡究竟为了什么?
  “复活”,你坚信你会复活,这也许就是你敢于死去的原因,因为你坚信春天会到来,你的春天会到来,能够懂你爱你疼你追随你的春天会到来,到来的那一刻,不是这个死亡的腐烂的肉体的海子复活,而是新生的灵魂的海子复活,十个海子像十个天使全部复活,就像耶稣基督会复活一样,你要成就人类的大光明,这不正是你的真正野心所在企图所在?
  这首写于1989年3月14日凌晨3点到4点的一首诗,这首绝命诗,何不是一首宣言诗、预言诗?可是,“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最后一个疑问,你心里是否有一个确凿无疑的答案呢?
  读你的诗,我知道你是个有着神性的人。你一直在说着只有神才敢才能说出的话。也许是你太高傲太狂妄了,也许你真的就是神,总之,你说出了许多只有耶稣才能也才敢说出的话。
  超验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你的面前闪现。你有很敏锐的直觉,超发达的直觉,三年前,你就预言了你的死亡。还从来没有哪一个诗人像你这样喋喋不休口口声声念叨着自己的死亡。
  你一再说自己要走了,还要别人记住你的走,让别人知道你来过,还要让人把你的骨头当做“富裕的嫁妆”。
  也正是在今夜,我突然想起,你死的前一天,3月25日,正是耶稣受难日。你生在受难日的前一天,死在受难日的一天后,你又写了那么多的死亡之诗,你急于想把自己从人类身体中偷走……所有这一切,究竟是一个巧合,还是您特意的安排,抑或就是上天的成就?
  ……
  记得我站在黄梅寺里,面对着六祖慧能大师当年学佛的“教室”,我曾经感慨万千。就是那样一个简陋的地方,慧能大师却能在这里看穿生死、明了人生真谛。
  黄梅寺里还留有历代文人墨客的诗句,我一边拍照一边在想,所有这些诗句在慧能大师那四句偈语面前,还有什么分量可言?
  黄梅寺里供奉着六祖的舍利,在斑驳的塔身周围,大片大片的竹林都在日日夜夜陪伴着他。我想,这一千多年来,六祖可是一点都不孤单。
  那天下午,我在六祖舍利真身塔前伫立了很久。从太阳当头一直站到日落西山。当夕阳斜晖落到塔身上时,一个念想突然闪过了我的脑海,我在想:看穿了死生的六祖慧能大师,他的脑海里有没有“复活”二字?
  有人说,佛教是世界上所有宗教里唯一信奉无神论的宗教。这一看似自相矛盾的说法,却也正是说明了佛教至高无上的神妙。
  海子老兄,我读的书可能没有你多,我也没有你脑子好使,可是我一直搞不明白,既练气功又学禅宗的你,究竟是爱上帝多一点还是爱佛祖多一点呢?
  也许你有难言的苦衷吧,可是一个看穿生死的人,谁人不知极乐世界就在眼前,而不是来世与天堂?

  从黄梅寺出来之后,我们驱车去到黄州,也就是苏东坡当年写下千古名篇《赤壁赋》、《后赤壁赋》的地方。
  到了那儿,我心心念念的还是你。
  我边走边想,你那时也许就是走不出自我,如果你走出了自我,你也绝不会选择自绝于人间。
  相比于一千多年前的大诗人苏东坡老前辈,你所经历的磨难和委屈,真的足以让你自杀也毫不牵强吗?
  不过,我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如果你活了下来,你还会是那个海子吗?就像我,也曾经历过死生之痛,我活了下来,但我还是若干年前的那个我吗?
  可是,谁又能说,这不是若干年前的你呢?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一生中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苏东坡,六十岁时的他和四十岁时的他,还有二十岁时的他,本质上能有多大区别?
  世界上哪有一个人,会由于外力能改变了他的天生秉性呢?大海接纳了万物,大海难道就不是原来那个大海吗?
  可是,如果没有你的死,你会被托举得这么高吗?
  如果没有你的死,你也许还会写出更多不朽的诗篇。可是,你所留给后人的,不是已经足够后人学习消化一辈又一辈吗?
  你死了,其实你还活着。你活着,可也早已不是你心中所想像的那个活。
  再过几年,我就要活过你的两倍的年龄了。可是像我这样一个一事无成、苟苟且且活着的人,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去寻找?
  如今,我已变成一个既喜欢朗读“大江东去”又喜欢吟诵“小桥流水”,既喜欢默念“春天,十个海子复活”,又喜欢读读《六祖坛经》的乏人,虽然明明知晓“能去执心,通达无碍”即为上好,可是自己还是稀里糊涂、黏黏糊糊的一个俗人。
  哎,人生识字糊涂始。人生,从糊涂来,到糊涂终。人生这个谜,谁人解得清呢?
  ……
  冬去春又来,又是一年春草生。在这个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时刻,我又一次想到了您。我有时会想,从古到今,在这个世界上,我所崇拜的诗人是何其之多,早逝的诗人又是何其之多,可是偏偏为什么,只有你的死始终揪扯着我的心?可是为什么,我会将你挂念,一直一直就是一生?
(完)
分享到:
 本文评论                                        评论数()  更多>>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布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最大长度:500 还剩:500
 
   今日黎都 近期报纸查看 更多>>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
·海子又到一年想你时
  本文所在版面
【第 A4 版:文化】
«上一版 下一版»
《今日上党》数字报-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主办
关键字:今日上党数字报|今日上党电子报|上党区全媒体中心